跳到主要內容

家族與企業基金會是否能解救新聞危機?

新聞業在網路化之後,一直沒有找到普遍好的商業模式來支撐整個行業,從2010年代開始摸索到現在。

美國的新聞業,特別是調查報導新聞在2010年代後,逐步接收家族型基金會或者企業型基金會的贊助,但這樣的贊助是否會損害新聞業?特別是遇到了利益衝突時該怎麼辦?

紐約大學的 Rodney Benson 在 Can foundations solve the journalism crisis? 研究中,分析了非營利媒體與基金會間的關係,發現這樣的贊助模式會讓非營利媒體陷入 Catch-22 的情境中,非營利媒體還是要競逐基金會的捐款,並且在財務永續與社會影響力當中取得平衡。不論在商業媒體、非營利媒體或基金會,主導權都落在有錢人的手上。

此外,由於許多基金會的捐款是專案性質,因此非營利媒體必須根據專案的議題來報導,從而減少了調查報導選題的專業性。

Benson 建議非營利媒體還是要尋求長期、非限定領域的基金會贊助,同時還是要開發小額捐款者及公共資源的投入,來打破這個新的瓶頸。

Benson, R. (2018). Can foundations solve the journalism crisis?. Journalism, 19(8), 1059-1077.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Google Project Management Professional Certificate 專案管理認證如何準備?值得考嗎?

Google 2021年開始在 Coursera 上開設了一系列以科技業就業為導向的 Certificate 課程,我今年6月底到7月初,大概花了2週的時間,從早學習到晚,取得了 Google Project Management Professional Certificate 這個認證,覺得可以來談談這個認證,並且推薦年輕朋友考一張看看。 結論先講 這是一個不錯的初階認證課程,有系統、有難度。我覺得上過這個課,對於專案管理的流程、文件、軟技能都有基礎的認識,應該需要知道的細節都有基本的知識,重要的文件都自己寫過一次,建議生涯初階的人可以考看看。從用人主管的角度來看,我覺得這個認證是有效的。 什麼是 Certificate Certificate 在美加的教育環境中,就是一個最基本的職業文憑,很多大專院校,會同時頒發 Certificate、Diploma與Degree, Certificate  差不多就是一年的課程(Diploma 2年、Degree 4年),一般學校都要求10-30學分左右的課程份量,大概是150到500小時的學習。一張Certificate通常有發證單位的背書,證明具有尋求該職業最低的要求,但不是「大學學歷」。 Google 每一張 Certificate 都是說 Prepare for an entry-level job as a ________. 然後在課程中會引導學員了解這個證書也不是 讓你幻想拿到之後就可以到跨國外商 PMO 管理大型專案 ,而是只能從各種 助理工作 開始。 Google Certificate 要求 6 個月的學期,課程安排大概是27週左右,每週要求10小時左右的學習,我覺得大概有台灣的大學10-20學分的份量(看是什麼大學),大概比台灣很多大學的「學分學程」少一點。 Google Project Management Professional Certificate 難不難? 我先簡單說一下我的背景,我沒有留學美國的經驗,但Toeic裸考9xx分,並且有在外商參與各種大小本土與跨國專案的經驗。 對台灣人而言,這個課程有 三個難度 ,一個是課程難度、一個是語言難度、一個是個人時間管理難度。 課程難度 :課程難度我覺得還好,如果都是用中文上課,台灣國中會考5B的學生還算可以應付。 英語難度 :加上英文之後,就

如何讓老師幫你寫推薦信

到了推甄的季節,許多學生都會請老師幫忙寫推薦信,但老師通常無法一一達成你的願望。因為你會找的老師,通常也有很多同學會找。沒有人找的老師,就是沒有人找。 想要獲得一封「 有效的 」推薦信,同學必須自己協助完成,而不能期待老師從無到有幫你寫完。原因有幾個: 你認識老師,老師也認識你,但,老師真的跟你 沒有很熟 。你可能修過這位老師幾門課,但課堂上不是只有你一個學生,老師「知道」你這個人的存在,但通常跟你不會很熟,特別是大學部的同學,除非當過老師的助教或助理,否則老師跟你單獨說話、見面的時間合計起來不超過一小時。加上現在社群媒體爆料的文化興盛,老師能夠避免與你單獨相處就盡量避免,請問這種狀況下,老師對你瞭解有幾分?如果你只修過老師一兩門課,老師就能幫你寫一封對你非常瞭解的推薦信,你可能要考慮報警。 二、老師對你的生涯規劃與讀研究所的脈絡並不清楚。除非你主動告訴老師,否則沒有人知道你為什麼要讀這個所、你的讀書計畫與目標是什麼,你的天性與專長如何滿足這個所的需求。 三、老師真的很忙。即便真正很熟的時間,寫起來也要幾個小時的時間,更何況不是真的很熟、半熟、三分熟的學生? 推薦信的底稿 這種時候,你應該自己先寫好一份推薦信的底稿,讓老師在這份底稿上邊修,這樣你才能夠得到一份真正對你推甄、申請有效的推薦信。 一封 推薦信的底稿 應該包含幾個段落: 被推薦人的簡單介紹(就讀學校、主修、副修、學業成績表現、生涯目標) 推薦人如何認識被推薦人(課堂、實習、研究助理、認識多久) 被推薦人的主要特長(積極、適應力強、認真、好學等等) 推薦人如何知道被推薦人有這些特長(STAR寫作法,文末有詳述) 這些特長與被推薦人要申請的研究所、工作或獎學金的連結是什麼? STAR 寫作法 在特長的部分,同學請依照 STAR 的方法來寫作。STAR 包含了: Situation Task Action Result 如果你覺得自己有「領導力」,老師大概很難直接寫「這位同學富有領導力」。通常要寫: Apple同學具有良好的領導力,她在2017年時曾經修過我的資訊圖表課程,當時我曾經有一個小組作業非常複雜困難,很多小組都無法排解組內的紛爭,成績表現並不好 (Situation)。但Apple同學身為小組組長,知道這個專案需要透過溝通來解決 (Task) ,她花了非常多時間與同學討論作業的需求、安排大家都滿意的分

基金會贊助 Philanthrojournalism 對新聞編輯台有什麼影響?

以美國為首的新聞業,特別是調查報導,在2010年代開始大量接受家族型或企業型基金會贊助,雖然這筆錢大幅提昇了調查報導的資金來源,但由於美國基金會贊助也都有其動機,所以長久下來 也可能對新聞業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 。 在基金會大量贊助下,新聞業現在新增了一個分類為「Philanthrojournalism」(慈善新聞),但這樣的發展可能也會受到負面的影響。英國倫敦城市大學的Mel Bunce就檢視了媒體在基金會的贊助下,可能會有什麼樣的變化。 由於贊助者的要求或者偏好,編輯台會偏向發展型的報導 (development news),特別是強調公共衛生進展的新聞報導,同時,贊助型基金會通常也會要求快速看到報導的「影響力」(Impact),而這樣的趨勢會有幾個不好的後果: 這會導致編輯台需要額外的人力支出在追蹤影響力的行動 (monitor impact activity),但這(還)不是調查報導團隊的專長。 要求看到影響力的壓力也會讓編輯台偏向報導微觀層次的題目,因為比較容易展現報導影響力,因此減少了從距觀與結構層面的檢視問題的機會。 長久以來都是倡議機構、NGO等等企圖影響媒體來報導他們的成果,但被基金會贊助的編輯台為了展現影響力,這時候會主客易位,反而需要去影響倡議機構並且學會與倡議機構建立關係。 造成這樣變化最主要的基金會之一就是 比爾蓋茲基金會 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 (BMGF),透過BMGF的贊助,公共衛生領域的發展成果獲得大量的報導,但也可能讓預期會收到贊助的編輯台,不敢批判BMGF在公共衛生領域的活動。 Bunce, M. (2016). Foundation Funding and International News: The drive for solutions and impact. Ethical Space, 13(2/3), 6-15.